国际工程物资采购外汇风险管理论文

时间:2018-12-03 管理毕业论文 我要投稿

  内容提要:

  在国际工程物资采购中,外汇风险管理对物资采购成本控制乃至整个项目成本控制具有重要意义。当项目材料设备进口支付币种和业主支付币种不一致时,负责采购的承包商便会面临外汇风险。承包商应对物资采购面临的外汇风险进行识别,并在对汇率进行预测的基础上对其进行衡量与评价,必要时采取选择货币法与合理利用舍有汇率调整因子的调价公式、利用远期外汇交易、外币期权交易、投资法或BSI法等对外汇风险进行管理。

  关键词:国际工程 采购 外汇风险

  国际工程的材料和设备采购是项目成本控制的主体和核心部分。在工程项目成本构成中,材料及设备采购成本占项目总成本的比例随项目的性质、特点、承包范围以及项目所在国市场环境的不同而不同,大体在30—70%,平均在40%以上。材料、设备采购成本的有效控制可降低项目总成本中的直接费用,从而使工程总成本保持在合理水平。国际工程物资采购由于其项目环境不同,与国内工程相比既有工程物资采购的普遍性,又有其特殊性,尤其是在外汇风险方面。如果承包商对国际采购中的外汇风险管理不当,则无异于提高了采购价格,增加了采购成本,削减了项目利润。因此,为有效控制采购成本,国际工程承包商必须对国际工程物资采购外汇风险进行有效管理。

  一、国际工程物资采购外汇风险的识别。

  外汇风险是指以外币计价的资产或负债由于外汇汇率变动所引起的其价值上升或下降的可能性或不确定性。外汇风险有三种类型:交易风险、会计风险和经济风险,其中国际工程物资采购所涉及的主要是外汇风险类型中的交易风险,即以外币计价结算的应付债务或应收账款由于外汇汇率变动引起其价值变化的可能性或不确定性。具体到国际工程物资采购外汇风险,主要是指在工程项目业主支付币种和进口材料设备支付币种不一致的情况下,当汇率发生变化时使负责采购的承包商实际采购成本发生变化的可能性。如果业主所支付币种正好是进口材料设备所支付的币种,则承包商在这笔具体的材料设备采购中没有外汇风险。

  国际工程项目业主的支付币种一般可分为两种情况,如图1所示:一是项目支付币种为当地币和不超过三种的外币;二是项目支付当地币和一种外币(如美元)。对第一种情况,如果物资采购支付币种与业主所支付的外币币种一致,则没有外汇风险,以N来标示;如果物资采购支付的币种是业主所支付货币以外的币种,则采购面临外汇风险,图1中以Y来标示,比如,业主支付英镑、美元和欧元,但材料设备进口需要支付日元。对于业主支付币种的第二种情况,由于业主只支付一种外币,材料设备的国际采购更易产生外汇风险。箭线越粗表示越容易产生外汇风险。

  二、国际工程物资采购外汇风险的衡量。

  外汇风险衡量的一般步骤是:首先确定一定期间外币流入量和流出量净额,即净现金流量,然后对期间内的汇率变动范围进行预测,最后确定各种外币的不确定现金流。对于国际工程物资采购来说,外汇风险衡量的期间是从采购合同签订到采购合同结算的过程,净现金流量是净流出量,即采购合同价款额。由于国际工程进度款支付时,对于进口材料设备所支付的非业主支付币种一般是按照投标截止日前28天的汇率进行折算支付的,如果采购合同结算时材料设备支付货币相对于业主支付货币贬值,则承包商会从中受益,相反,如果采购合同结算时,材料设备支付货币相对于业主支付货币升值,则承包商会有损失。

  例如,某一国际工程项目业主的支付币种是美元,但其中工程项目所需的某一大型设备必须从日本进口,计价结算货币为日元,合同价款为1.2亿日元。已知投标截止日前28天的美元和日元的汇率为120,则工程进度款结算时业主应支付给承包商100万美元。假如采购合同结算时日元贬值,美元和日元的汇率变为150,则承包商只需花80万美元即可买到1.2亿日元,而业主支付给他的却是100万美元,承包商从中获益;然而,假如采购合同结算时日元升值,美元和日元的汇率变为100,则承包商需要花120万美元才能买到1.2亿日元,比业主的支付多花了20万美元。采用表1所示的国际工程物资采购外汇风险衡量方法,假定该项目的材料货物采购中,只有日元货款支付与业主支付币种不一致。表中不确定的现金流是净流出量的可能范围与业主支付100万美元的差值。

  外汇风险是一种投机风险,既可能给当事人带来损失,也可能带来收益,稳健的经营者看重的是外汇风险一旦发生可能带来的损失,因此,在对外汇风险进行衡量之后,需要有一个风险评价。如果认为风险发生可能带来的损失小于对风险进行管理所需花费的成本,则不必采取措施,但若认为外汇风险的发生可能带来不愿承担的损失,则必须对面临的外汇风险采取有效手段进行管理。

  三、国际工程物资采购外汇风险管理手段与策略。

  (一)国际工程物资采购外汇风险管理手段。

  1、外汇交易方式。

  在国际工程物资采购外汇风险管理中,常用的外汇交易方式有远期外汇交易、外币期权交易和即期外汇交易。即期外汇交易一般用在下面的投资法与BSI(借款——即期外汇交易——投资,Borrow-Spot-Invest,BSI)的方法中。

  (1)远期外汇交易。

  远期外汇交易是一种先成交、在成交一定时间后再进行交割的外汇交易方式,买卖双方成交时在合同中约定外汇买卖的数量、汇率和将来交割的时间,进行交割。远期外汇交易用于防范外汇风险的主要原理在于其在成交时就把将来外汇买卖的汇率给固定住了,在成交时就可以确定将来买卖外汇的成本或收入,从而防范将来汇率变动可能带来的损失。比如在国际工程物资采购外汇风险的衡量示例中,项目业主支付美元,而设备进口需支付日元,一旦日元相对美元升值(与120的汇率相比),则承包商进口多花费的美元将得不到补偿,采购成本增加。承包商可以采用远期外汇交易防范这一风险。假定预计采购设备结算日为某年9月,现在是该年3月,美元和日元六个月远期汇率为115(如果大于120对承包商更有利),则该承包商在3月份买进六个月日元远期,到9月份交割日只要花费104万美元(1-2亿/115)就可买到1.2亿日元,从而将防范外汇风险的成本锁定在4万美元(104万—业主支付100万)。

  利用远期外汇交易防范外汇风险的好处是锁定了将来可接受的成本支出,但同时却也失去了从汇率变动中获益的机会,比如上例,到采购支付日只要即期市场上美元与日元的汇率大于120,则承包商的采购成本就会降低。外币期权交易可以很好地克服远期外汇交易防范外汇风险中的这种呆板的不足。

  (2)外币期权交易。

  所谓外币期权交易指的是交易双方达成货币买卖的协定汇率,期权买方支付期权费后获得在交易到期日或到期日前以协定汇率向期权卖方买卖一定数量货币的权利,这一权利可以放弃。期权买方利用外币期权交易防范外汇风险,其最大的损失是期权费,如果交易到期日的即期汇率对期权买方更为有利,则其可以放弃权利的执行,从即期外汇市场买卖外汇。比如上例,承包商可利用外币期权交易防范日元升值的风险,作为期权买方,承包商与期权卖方的协定汇率假定为115,期权保险费为2万美元,假如期权交易到期时即期汇率为100,则承包商行使权力,按115的汇率从期权卖方买进1.2亿日元,假如到期时即期汇率大于115,比如即期市场汇率为150,则承包商可以放弃权力,从即期外汇市场买进1.2亿日元,只花费80万美元。此例中,承包商防范外汇风险的成本锁定为不超过6万美元(1-2亿日元/115—100万美元+2万美元期权费),如图2中A点所在水平线段所示;如果即期市场汇率大于115,这一成本会逐渐降低,比如即期市场汇率为120时,这一成本变为2万美元(1.2亿日元/120—100万美元+2万美元期权费),如图2中B点所示;当即期市场汇率为123时,这一成本变为0,如图2中c点所示;当即期市场汇率大于123时,承包商可以从这一防范外汇风险的手段中获益,比如即期汇率为130时,这一收益变为5.7万美元(100—1.2亿日元/130万美元-2万美元期权费),如图2中D点所示。

  2、投资法或BSI方法。

  所谓投资法就是利用手中流动资金在即期外汇市场上买入将来要支付的外币应付帐款,由于付款未到期,先存入银行或购买货币发行国的国库券进行投资,投资到期日与将来应付帐款到期日一致,投资到期收回,支付外币应付帐款。比如,上例中的承包商可以先用美元买进将来要支付的日元,存入银行,存款到期用于支付日元进口货款。在承包商美元流动资金比较充裕而且预期日元将大幅上升时可以采用投资法。

  如果承包商预期日元将升值,欲采用投资法但手头流动资金缺乏,承包商可以在衡量美元银行贷款利率、日元存款利率和预期日元变动率后去银行借一定数量的美元,美元贷款的期限和业主支付日期一致,然后在即期外汇市场买进日元,存入银行进行投资,投资到期收回支付应付日元货款,然后在贷款到期日归还银行美元贷款的本金和利息,这就是BSI法。

  BSI法实际上也是把未来购买日元的美元成本固定,比如上例承包商防范日元进口货款升值的风险,若采用BSI法,假定美元贷款利率为10%,日元存款利率为4%,即期外汇市场汇率为120,从即期买入日元存入银行到货款支付日的期间为6个月,则承包商可以从银行借入98.04万美元,按120的汇率买进日元存入银行,存期6个月,存款到期的日元本息和为1.2亿日元,用于支付进口货款,假定美元贷款时间也是6个月,承包商美元贷款的本息和为103万美元,其中3万(103万—100万)美元是防范外汇风险的成本,承包商在上述已知条件下采用BSI法实际上相当于在货款支付日的即期外汇市场上花103万美元买人了1.2亿日元,从而将购买日元的汇率固定在117(1.2亿日元/103美元)的汇率水平,这一汇率水平实际上在承包商决定是否采用BSI法防范风险时就能明确计算得出,承包商如果预期在未来6个月汇率不会超过117的水平,甚至会更低,则可采用BSI法。

  (二)国际工程物资采购外汇风险管理策略。

  1、选择有利的采购支付币种。

  外汇风险产生有三个要素:货币、时间和汇率,即对外资产或负债是以外币计价结算、交易从成交到交割有时间间隔、时间间隔内外汇汇率发生变化。其中,以外币计价结算是外汇风险产生的根源;具体到国际工程物资采购外汇风险,其产生的根源在于采购支付币种与业主支付币种不一致,因此,在可能的情况下,应根据实际需要的外币种类和数量,要求业主支付多种外币,以尽量减少采购支付币种与业主支付币种的不一致。如果在采购中能够以业主支付币种作为计价结算货币,则可彻底消除该采购的外汇风险;如果不能争取到以业主支付币种作为计价结算货币,在承包合同中没有加入含有汇率因子的调价公式的情况下,可尽量选择相对业主支付货币有贬值趋势的货币作为采购的计价结算货币;如果在承包合同中加入了含有汇率调整因子的调价公式,则采购中应尽量选择相对业主支付货币有升值趋势的货币作为采购的计价结算货币。

  2、合理利用合有汇率因子的调价公式。

  含有汇率调整因子的调价公式在国际工程物资采购外汇风险管理中是一把双刃剑,既有可能使工程结算款调高,也可能使其调低。如果以劳务、材料或设备出口国货币为计价结算货币而该货币呈贬值趋势,则承包商在与业主签订合同时,应争取在价格调整公式中去除汇率调整因子,或者改变劳务、材料和设备出口国,否则工程结算款有可能被调低。例如,某国际公司签约尼泊尔河道防护工程项目,工期两年,合同金额700万美元,美元支付比例为66%(支付外币只有一种),计划从印度进口材料,合同调价公式中含有汇率调整因子,签约时1美元=35印度卢比。在项目实施过程中虽然印度价格指数增加,但由于印度卢比贬值到1美元40印度卢比,汇率调整因子为0.895(35.8/40=0.895),最终该项目调减30多万美元。因此,在考虑利用汇率调整因子防范外汇风险时,承包商应该仔细分析出口国的货币汇率走势,保证价格调整公式计算的结果为调增。

  对于我国国际工程承包商来说,在人民币相对美元日趋升值的情况下,应争取项目所需材料设备尽可能从国内采购,并在新签合同的调价公式中中加入汇率调整因子,这样人民币升值时,汇率调整因子将大于1。

  3、基于对汇率的预期合理利用外汇风险管理手段。

  如前所述,远期外汇交易、外币期权交易和BSI都可用于防范国际采购面临的外汇风险,但这三种方式在采用时需要考虑的因素不同,适应的汇率预期变动范围也不同。

  比如在上述承包商防范日元相对美元升值的例子中,承包商可以分别采用远期外汇交易、外币期权交易和BSI,但在给定条件下,这三种方法的成本是不同的,三种方法分别适应于不同的汇率变动区间,如图3所示。

  给定条件意味着表2中外汇风险管理手段选择时需要考虑的因素除汇率预期外都已给定,即,远期汇率、期权交易中的期权费、协定汇率以及银行贷款利率和投资收益率已知,在这种条件下,图3显示了在未来不同汇率预期水平下以上三种外汇风险管理手段的成本线,其中,BSI的成本线和远期外汇交易的成本线与外币期权交易成本线分别交于E点和F点。从图中可以看出:一是在给定条件下,无论未来汇率如何变动,BSI比远期外汇交易防范风险的成本低;二是将BSI与外币期权交易相比,未来汇率如果大于E点所对应的汇率,即日元趋于贬值,则采用外币期权交易成本更低,否则,如果日元趋于升值,则BSI成本低于外币期权交易的成本;三是将远期外汇交易与外币期权交易相比,未来汇率如果大于F点所对应的汇率,即日元趋于贬值,则采用外币期权交易成本更低,否则,如果日元趋于升值,则远期外汇交易成本低于外币期权交易的成本。

  需要注意的是,如果上述给定条件发生变化,则以上三种外汇风险管理手段的成本线相对位置将相应发生变化,在具体选择时应根据实际条件和对未来汇率的预期选择成本较低的外汇风险管理手段。

  四、结束语。

  我国对外承包工程活动主要集中在非洲、中东、南亚等正处于经济恢复和上升阶段的地区。中东、海湾国家的工程较多地使用英美标准,其采购的实现大部分是通过第三国和当地采购完成;非洲国家的工程材料、设备部分依靠承包商从国内出口和当地材料的采购。在市场经济不很发达的亚非国家,除去一些小的紧急采购须从当地市场解决以外,工程需要的大量工程材料和施工机械设备往往都需要从项目所在国以外的国际市场进行采购。国际工程材料设备采购的实现不管是当地采购、第三国采购或者是国内物资的出口,都会出现业主支付币种和采购支付币种不一致的情况,从而使采购面临外汇风险。国际工程承包商必须对采购面临的外汇风险进行识别、衡量与评价,采取合理的外汇风险管理手段对采购外汇风险进行管理,确保采购成本不因外汇风险而上升,从而确保项目利润的实现。

国际工程物资采购外汇风险管理论文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