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论修辞学与语法学中的镶嵌论文

时间:2018-12-04 法学毕业论文 我要投稿

  论文关键词:镶嵌 辞格 美化 语法手段 构语

  论文摘要:学术界一般认为镶嵌是一种辞格,具有美化作用,属于修辞学的范畴。笔者认为,从修辞学角度看,镶嵌是一种辞格,具有美化作用;从语法学角度来看,镶嵌是一种语法手段,具有构语的作用,属于语法学的范畴。

  《现代汉语词典》对“镶嵌”一词下的定义是:“把一物体嵌入另一物体内。”一般认为,镶嵌是一种辞格,属于修辞学的范畴。大多数对镶嵌的论述与分析,往往都是在修辞学的著作中。笔者认为,镶嵌不仅仅是一种辞格,属于修辞学的范畴,它还是一种语法手段,属于语法学的范畴。

  一、修辞学中的镶嵌

  镶嵌是汉语中极富民族特色的一种修辞方式和艺术手法,有着悠久的历史。最早由陈望道先生提出,是指把词语拆开镶进别的词语,或把特定的词语有规则地暗嵌在别的语句中,或把词语拆开交错搭配。一般分为镶字、嵌字和拼字三类。

  (一)镶字,指在词语中插进别的词以延长音节或强调语意,以镶加虚字和数字最为常见。

  镶加虚字既能延长语音形式,起到增添音节的作用,又有增添某种情调的功效。如:“有女同车,颜如舜华。将翱将翔,佩玉琼琚。”“他相信波拿伯只是一位平者常也的法国人。”把“翱翔”镶上两个“将”字,“平常”镶上“者”“也”两字,这些镶加的字,虽无实义,却有延长语音的作用,使语气疏缓,语意加重,引起读者听者注意。又如:“郭三麻子害了怕,也托病到镇上疗养。”“了”镶嵌在动词的中间,强调说话的时态和语气。镶加数字的如:“女工针指,百伶百俐,不教自能。”“凤姐含泪道:‘……叫我帮着料理家务,被我闹得七颠八倒,我还有什么脸见老太太、太太呢?’”加入数字后,能起到强调原有双音节词的意义作用,如去掉数字,一般能在前边加上“很”“非常”等程度副词。

  (二)嵌字,指将一句话或一组相关的词语分散插入不同的语句之中,使语言隐晦曲折,精巧风趣,发人深思。

  如:“愿把春情寄落花,随风冉冉到天涯;君能识破风兮句,去妇当归卖酒家。”“当炉卓女艳如花,不记琴心未有涯;负却今宵花底句,卿须怜我尚无家。”这是戏曲《望江亭》里谭记儿和白士中邂逅相识,互吐衷情时的吟诗。前一首是谭的,镶在每句句首的一个字是其真意,合起来是“愿随君去”;后一首是白的,其真情也镶在每一句的头一个字,合起来是“当不负卿”。又如《西游记》中:“十里长亭无客走,九重天上现星辰,八河船只皆收港,七千州县尽关门,六官五府回官宰,四海三江罢钓纶,两座楼头钟鼓响,一轮明月满乾坤。”将数词十至一依次嵌入诗句中,很有新意,向我们展现了一幅优美的月明静夜图。

  (三)拼字是指将联合词组中的两个词或合成词中的两个语素分开来间错使用。

  这些常用词语,经过间错使用,能创造出崭新的意境,并且音节对称,读起来顺口,听起来悦耳,能极大地增强语言的感染力。如:“郑夫人左思右量,两个难舍。”“左右”与“思量”组成“左思右量”,形成仄平仄平对称的音节,语意上突出了“郑夫人”的犹豫难舍之情。又如:“寻章摘句老雕虫,晓月当帘挂玉弓。不见年年辽海上,文章何处哭秋风?”将“章句”“寻摘”交错组合成“寻章摘句”,叙事中又有言情,意在描述艰苦的书斋生活,饱含着无限辛酸,隐隐流露出怀才不遇的哀怨之情。

  总地说来,镶嵌作为一种辞格,能起到增添音节,加强语意,使句子含蓄美妙的作用,能够多角度地传递美感信息,是表达效果的增强剂。

  二、语法中的镶嵌

  镶嵌除了能在修辞学中占有一席之地,它在语法学中也有其不可替代的位置。具体地说,镶嵌可作为一种构成汉语短语,尤其是构成成语的语法手段。在这里,镶嵌是指用两个双音节合成词或一个双音节合成词和两个单音节词或一个短语与多个字穿插起来,从而构成一个短语的语法手段,起到构语的作用。其实,这就是前面所提到的作为辞格的镶字和拼字。

  镶嵌作为汉语特有的组合短语的语法手段,反映了汉语的特殊性。汉民族在使用语言时,特别是成语,有一种四音节倾向,不足四音节的,往往要补足四音节。汉民族对这种平衡对称的四音节结构情有独钟。四音节能够很好地传达思想,并能加强语义。另外,四字格的内部结构稳定而又富于声韵上的变化,2+2的音节结构两两对称,音韵和谐,极易产生抑扬顿挫的音节效果,读起来顺口,听起来悦耳。如《新儿女英雄传》中:“她拉着小梅告诉:‘那天碰上敌人,包袱在洼里丢了,跑了两天两夜,不知道怎么糊里糊涂地又转回去了,包袱还撂在哪儿呢。’”“糊里糊涂”本是“糊涂”,但为了延长语音,构成人民群众所喜爱的四字格,习惯上嵌入并不表实在意义的“糊里”。又如《诗·小雅》中:“优哉游哉,亦是庚矣。”“优游”原是一个词,意思是悠闲自得,镶入两个“哉”字,变成四个音节,念起来更显其悠闲自得之状。另有成语“堂而皇之”“堂哉皇哉”“诚心诚意”“有根有据”“无穷无尽”“一干二净”“不尴不尬”等等。

  这些四字短语从形成到最终成为定型的成语,因有其特定的含义,不能望文生义,所以就很少再使用它原来的形式。如:我们常说“堂而皇之”“堂哉皇哉”,很少说“堂皇”了;多说“有根有据”,很少说“有根据”了;常说“无穷无尽”,很少说“无穷尽”了;常说“山重水复”,几乎不说“山水重复”了等等。

  本来运用两个双音节合成词就能直接组成短语,为什么要互相穿插,形成另一种结构的短语呢?笔者认为,这归因于汉民族喜好对称均衡的心理模式。从早期的氏族到原始社会漫长的时期里,人们无不处于均衡的制度下,吃、穿、住都是一样的,共同劳作,共同收获。因此,人们总觉得这样一种均衡是很好的。自然而然,语言的使用也或多或少地受到了这种思想的影响。儒家中的中庸思想与汉民族喜好均衡的心理不谋而合。两者共同促使了四字格,尤其是联合式结构的广泛使用。因为联合结构的前后两部分结构相同,没有谁主谁次之分,处于一种均衡的关系之中,。如:奇珍异宝、真凭实据、生离死别、访贫问苦、千变万化、龙争虎斗、风平浪静、开天辟地、明抢暗夺、轻描淡写等等。这些联合结构前后结构相同,平仄相对,音节和谐,读起来朗朗上口,语义更加突显。其实,不足四音节的短语,嵌上某些字,形成的四字短语中,很大一部分也是联合结构。

  同样,有些并非四字格的词语或短语,在运用镶嵌够成新的短语时,也遵循了汉民族均衡对称的心理。如:“凡是看过张老师、大师兄演拳的,都想重新看看;单有耳闻而无目睹的,巴不得亲眼看一次。”“单有耳闻而无目睹”原型是“耳闻目睹”,联合结构加上“单有”“而无”之后,还是联合结构。虽然结构未变,但说法更富新意。又如:“说是王木犊曾任一个小单位的负责人,但官不大,僚不小。”“官僚”上加上了“不大”“不小”,前后字数一样,结构相同,读起来音节十分和谐,更能突出“王木犊”的“官僚”作风。

  我们还应看到,有些短语现在虽未成为成语,但可以预测,只要它们能够继续被广泛使用,最终也会定型为成语。因为语言有着强大的类推作用,语法有整齐划一的趋势。如:同为“千—万—”结构的“千形万象”与“千形万状”“千变万化”“前—后—”结构的“前言后语”与“前瞻后顾”“前遮后拥”“前仰后合”“离—别—”结构的“离妻别母”与“离乡别井”“离乡别土”“离鸾别凤”“破—烂—”结构的“破东烂西”与“破铜烂铁”“破头烂额”等,前者还未定型为成语,但后者已为成语,因其结构相同,除非有特殊情况,这些语言凝练、有着特定含义的短语最终都应步入成语之列。

  总之,作为语法手段的镶嵌,具有构词作用,能构成大量的四字短语和一些非四字短语。它们往往有着相似的结构,并多为联合短语,这归因于汉民族对均衡的追求;并且,这些短语有着向成语发展的趋势。

  综上所述,对于镶嵌,我们可以从不同的角度来观察,既要看到其修辞上的美化作用,还要看到其语法上的构语作用。

  参考文献

  [1]现代汉语词典[Z].北京: 商务印书馆,2002.

  [2]陈望道.修辞学发凡[M].上海: 上海教育出版社,1976.

  [3]郑颐寿.比较修辞[M].福州: 福建人民出版社,1982.

  [4]倪宝元.大学修辞[M].上海: 上海教育出版社,1994.

  [5]谭永祥.汉语修辞美学[M].北京: 北京语言学院出版社,1992.

  [6]王希杰.修辞学通论[M].南京: 南京大学出版社,1996.

  [7]李胜梅.镶嵌新论[J].南昌大学学报,2000,(4).

  [8]倪宝元.镶嵌新说[J].毕节师范高等专科学校学报,1999,(1).

  [9]印平.镶嵌式双关的崛起[J].南京晓庄学院学报,2002,(2).

  [10]熊文华.论汉语短语的语法手段与结构方式[J].云梦学刊,1997,(2).

谈论修辞学与语法学中的镶嵌论文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