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地理环境影响下的中国民间音乐论文

时间:2018-12-05 地理毕业论文 我要投稿

  中国地域辽阔,在地形上,有高原、山地、丘陵、平原和盆地;在气侯上,有四季分明的温带、终年常绿的亚热带,最南部还有热带;经济生产方式有农、林、牧、渔等。因此生活在各自不同环境区域里的劳动人民,创造了独具特色的民间音乐。

  下面我从几个地区谈一下地理环境对中国民间音乐的影响:

  我国东部平原丘陵地区地势低平坦荡,面积辽阔广大,是重要的农耕区和人口密集区,经济发达,农业和手工业历史悠久。在这种地理环境和生活背景下,孕育出了质朴清新、婉转流畅的曲调。如从事农耕的唱《绣花调》、《灯调》,挖山种地唱山歌,砍柴唱砍柴歌,脚夫唱赶马歌,小孩也会唱放牛歌等。在戏曲方面京剧可以说兼容并蓄,既没有以秦腔为代表的北方戏曲的火爆、激昂、高亢,又没有以越剧为代表的南方戏曲的婉转细腻而优雅,而是介于两者之间兼容并蓄。

  江南地区地势低平,湖泊密布,河渠密如蛛网,水田连片,植物茂盛,山青水碧,风光秀丽,素有“水乡”之称,因而在这种地理环境中产生了清澈透明、小巧玲珑、优雅别致、起伏不大、节奏严谨、悦耳动听的民歌曲调,如《撒网小调》、《采茶曲》、《栽秧歌》等。尤其是在“鱼米之乡”的长江中下游平原优越的地理环境中孕育出来的戏曲,越剧《天仙配》、《西厢记》等唱腔委婉优雅,纤巧细腻,缠绵悱恻,娓娓动听。

  青藏高原是世界上最高的高原,被称为“世界屋脊”,地势高且气温较低,大气透明度高,晴天多,日照时间长,西藏拉萨素有“日光城”之称,所以青藏高原上的民间音乐,就具有了清悦嘹亮、热烈奔放的特征。青藏高原在历史上交通长期处在“云梯溜索独木桥,羊肠小道猴子路”的状况,牦牛是主要的运输工具。人们一旦相聚,便围着牛粪火,喝着酥油茶,跳起欢快的“锅庄”,长空舞袖,步伐矫健,歌声响亮,以热情奔放的歌舞表达向往美好生活的情感,如《骏马》、《我是日喀则人》等民歌。我们熟悉的西藏波密民歌《毛主席的光辉》,就是具有代表性的一首。青藏高原是民歌的宝库、歌舞的海洋。

  内蒙古高原是我国最平坦的高原,很多地方是一望无边的大草原,地势坦荡,青青的草原自古就有“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地见牛羊”之说,蓝天、白云、马儿、牛羊、姑娘,构成了一幅美丽的图画。这样的辽阔壮美的草原环境自然蕴育出了优美动人的音乐,胸怀宽广的牧羊人,唱着音调悠长、旋律舒展的歌曲,连绵起伏,气势宽广,节奏自由。即兴发挥的《牧羊姑娘》、《草原牧歌》等,既赞美着人间天堂,也倾吐着生活的忧伤,无不具有浓厚的草原气息。2007年10月24日,我国首颗绕月卫星“嫦娥一号”搭载了三十余首歌曲奔赴太空,其中一首就是蒙古族民歌《富饶辽阔的阿拉善》。 我国的黄土高原,土质疏松,夏季多暴雨,水土流失严重,地形绵延起伏,千沟万壑。在这种环境中产生的民间音乐具有高亢而嘹亮、旋律跌宕起伏、节奏自由的特点,表现出宽广博大的精神,最能反映出黄土高原人直爽、憨厚的个性。如信天游的节奏大都十分自由,旋律奔放、开阔、扣人心弦、回肠荡气,这同沟川遍布的陕北地貌有很直接的关系。在当地,人们习惯于站在坡上、沟底远距离地大声呼叫或交谈,为此,常常把声音拉得很长,于是便在高低长短间形成了自由疏散的韵律。这种习惯自然会对信天游产生影响,因此信天游的曲调悠扬高亢,粗犷奔放,韵律和谐,不加修饰地透着健康之美。信天游的歌腔高度集中地展示了高原的自然景观、社会风貌和陕北人的精神世界。起源于黄土地上的秦腔,是我国的戏剧之祖,它的艺术唱腔,激昂豪放,热烈火爆,粗犷酣畅,淋漓尽致,声透天际,传播很远,因而又称“吼秦腔”,也鲜明地体现着这个地区的音乐特点。

  我国有18000多千米的海岸线,渤海、黄海、东海、南海辽阔广大,使我国拥有了三百多万平方千米的海域。生活在这里的渔民们创造出了独具特色的渔歌。历代渔民们过着艰辛漂泊、出海打鱼遇上风浪九死一生的生活,因此渔民们出海时唱“祈祷曲”,归来时唱“平安调”,打鱼时唱“渔歌”,新娘过门时唱“婚嫁歌”等等,无不与地理环境密切相关。这些渔歌曲调或优美活泼,或粗犷豪迈,它能将其他区域的民歌、戏曲的音调融入自己的曲调之中,吸收能力强,调式运用广泛,自成体系,这与渔民们长年出海、漂流不停的生活环境有关。

  在大江大河落差大、水流急的河段产生了号子。号子是船工们为统一动作和节奏,由号工领唱,众船工帮腔、合唱的一种一领众和式的民间歌唱形式。如《川江号子》、《纤夫歌》产生于航道艰险、险滩密布、礁石林立、水流湍急的宜宾到宜昌的川江等河段。川江纤夫“脚蹬石头手扒沙,风里雨里走天涯”,坚硬的石头上留下了纤绳磨砺出来的一道道深深的纤痕。而纤夫负重前行喊出的川江号子,高亢、豪迈而有力,在峡江之中久久回荡。此类号子音调悠扬,节奏不快,适合扳桡的慢动作,也是船工在过滩、礁的紧张劳动后,得以体力精力上的劳逸调剂。闯滩时,唱“懒大桡”、“起复桡”、“鸡啄米”号子,此类号子音调雄壮激烈,具有强烈的劳动节奏特点,以适应闯滩的行船需要。船行上水拉纤时,要唱一般旋律强的“大斑鸠”、“幺二三”、“蔫泡泡”号子;过险滩时,要唱激烈、雄壮的“绞船”和“交加”号子。《放筏号子》是在林区河流中产生的,打夯号子和筑夯歌是在黑土地、黄土地上产生的。

  民间音乐是劳动人民在长期的生产活动中创造的艺术瑰宝,但是其产生离不开地理环境的影响。俗话说“一方水土养育一方人”,一方水土养育的一方人在劳动中创造了与环境相协调的民间音乐。我国不同地区的人们就在不同地理环境影响下,形成了各具特色的民间音乐,因此可以说是地理环境孕育了民间音乐,换句话说民间音乐是地理环境的产物。

浅谈地理环境影响下的中国民间音乐论文相关推荐